殊培

立志写超棒的文;欧美trash;居家吃货;话唠
以及想学素描到die

当我遗忘

也许有一天我会变得很健忘。我会把17岁时看重的事在27岁忘得干干净净,就像17岁时的我已经不会在意那只在7岁走丢的兔子一样,因为我确信它不会再回来。
很多17岁的事真的在27岁就一去不复返,在37岁主妇的厨房里彻底消失在油烟中。我不敢想象下一个十年。
即使现在泪流满面,心如刀割,想到在10年、20年以后就不会再记起,那也很糟糕。
遗忘很糟糕。它就像一把消音枪,悄无声息地抹杀了年轻时候一直执着的东西,那些曾经被称之为“信仰”的东西,会像物品一样彻底死去,倒在你的心里慢慢腐烂,直到有一天拉着孩子去买菜的你突然无征兆地泪流满面,心如刀割。你对这种悲恸感到莫名其妙,你知道你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,但那似乎是很久远很久远,远到令人心生倦意的时光了。你什么都记不起来。
我不要遗忘,我宁可伤痕累累、卑微地活着,一切痛苦,一切不如意和失望,都朝我来吧,趁我恰值青春。在这个庞大混沌的世界里,我仍然崇拜英雄,但我不需要被拯救。没有人能拯救我,在我开始遗忘以后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