殊培

你在婚礼上使用红筷子
我在向阳坡栽下两行竹

关于文字,不得不说的——

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文字的世界里有了“圈”。
我不知道什么是“圈子”,我不推崇“太太”这类的词。我自诩是落伍的人,但不代表我不接受。可是——像我这样固执又愚钝的人的观念里,总要有可是——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,在享受现代新潮的文字文化的同时,我总是感到不安。
那种不安,就像是一个黑洞,或者一个漩涡,无限地牵引人的快乐,又迅速留白。它让我在夜晚关灯思考的时候,时常感到迷茫,让我感到自己与这个时代背道而驰。似乎那些阅读时的快乐已全然没了味道,也不知道该为什么悲伤。
说实话,让我不安的,让我迷茫的不是文字本身,是创作文字的这些人,是这些看客。
你们或许足够热情,但不够专注;或许足够真诚,但不够狡猾;或许足够优秀,但不够自信。
不论你们是所谓那个“圈子”里的宠儿,还是潜伏多年的无名小卒,我最多最多看到的是对认同和呼应的渴求,是对几个爱心几个点赞几条评论的渴求。我看到的文字,在这种渴求下失去了光芒,活像一块压缩饼干,不再引起人的注目。这是种虚荣,亲爱的,不管你承不承认,不管你有没有意识到,这就是一种被曲解的潜在的虚荣——我无法否认我自身没有这种虚荣,这也是我爱文字,又常因此困惑的源头。
不要因为自己的文字被冷落被埋没而难过,不管你的初衷在哪里,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个“圈子”,既然决定了将笔下的故事继续下去,你的观众席就永远是满的,在心里,在诉说里。如果你真的爱它,如果你清楚地明白自己为什么而写,哪怕因文采稀缺而受尽奚落,也不值得落寞。你会感到那样的幸福。
我今年17岁了。我想的有点多,在这么多的想法里,也不尽然都是理智的。我的梦想是做个会说故事的人。我时常会感到失望和落寞。我无法解释自己的悲伤。我享受独处。我的梦里很亮。
我不喜欢“圈子”,我喜欢“家”。

评论

热度(1)